爱你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大道图 > 第五卷 阳神立道者 第六百五十一章 归家
    楼观道掌教提出了让吕岩暂居楼观台等他将事物安排妥当后在一起南下前往庐山。

    吕岩还是婉拒了了楼观道掌教的提议:“多谢掌教好意在下还有其他事不便在此多做逗留。”

    “既如此贫道也不多留你了。”看到吕岩拒绝楼观道掌教也没多做挽留“我让玄成送你出去罢!”说着便命身边侍奉的玄成道人去将吕岩送出山门。

    “小生告辞!”吕岩告辞后跟着玄成道人一起离开了。

    送走了吕岩后楼观道掌教坐在榻上思考起来。直到过了好一阵楼观道掌教才收起思绪开口唤道:“玄意!”

    话音才落门外走进来一个青年道士躬身行礼:“掌教!”

    楼观道掌教吩咐道:“你去把诸位长老都请来!”

    “是!”玄意领命下去。

    过了盏茶的功夫整个楼观台里的诸长老全都齐聚一堂。

    等到众人都聚齐之后为首的一位长老向楼观道掌教问道:“不知掌教真人召我们来是有什么事吗?”

    “正有一件大事与你们相商!”楼观道掌教颔首接着他便把火龙道人的来信与众长老分说了一番。

    众长老听闻楼观道掌教的一番解释后不禁面面相觑而后为首的那位长老点头说道:“这确实是大事不知掌教是何决断?”

    “我是这样想得……”楼观道掌教将自己的想法向众长老娓娓道来。

    听着楼观道掌教说着自己的想法众长老时不时点点头直到末了才说道:“既然掌教已有决断那么我们这些老家伙也没什么意见全凭掌教做主!”

    看到众位长老没有意见楼观道掌教便说道:“既然如此就请虚灵虚静两位长老同我一道去一趟庐山吧!”

    “遵掌教吩咐!”虚灵与虚静二位长老向楼观道掌教稽首应道。

    ……

    却说另一边吕岩离开了楼观台之后便再次御风而起。这一次他没有再做任何停留直接往家乡的方向飞去。

    不到半天的时间吕岩就飞到了家乡河东蒲州河中府。

    来到自家宅邸门前吕岩望着自己家的大门心中略有一些感怀:自从他出任庐山县令以来已经有两年不曾归家如今再看这自家门头竟一丝陌生的感觉。

    不过吕岩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态心中那仅有的一丝陌生感也很快就消失不见。

    吕岩上前叩响大门守门的仆人看到他的面容后顿时露出了惊喜之色:“公子您怎么回来了?”

    吕岩随口回答道:“这次奉师命来这边送行顺路回来看看父亲与母亲在家么?”

    “在的在的公子快请进来!”那仆人让开身子让吕岩走进门内接着对另一个与他一起守门的仆人说道:“快去禀报老爷和夫人就说公子回来了!”

    听到这话那仆人快步离去。

    不一会儿一对有些年纪的夫妇快步走了出来其中的妇人看到吕岩的身影满脸欣喜快步走来一边走一边说道:“儿啊你既然回来了怎么不提前送信说一声?”

    看到对面走过来的夫妇吕岩躬身向两人拜道:“拜见父亲、母亲!”

    拜见过后吕母询问起了自家儿子回来的目的。吕岩也没有隐瞒将自己奉师命送信的事分说了一番。

    听到吕岩说要送信吕母不禁皱眉:“送信不是有驿站差夫么怎么是让你来送?”

    吕岩便解释道:“让我送行自然是因为我脚程快。我昨日午后才启程不过一夜的功夫便已从江南来到终南山。送完信后想着已久未归家便转道来家里看看。”

    听自家儿子这么一说吕父与吕母不禁面面相觑:他们不明白自家儿子是如何做到一夜之间从江南来到北方终南山的。

    便是最顶尖的轻功也做不到日行千里吧?

    既然想不明白夫妻二人自然是要询问一番。

    吕岩小者解释道:“孩儿自然是御风飞来的!”

    听到这话吕父吕母更是面面相觑。这时夫妻二人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吕父看向自家儿子:“我记得半年之前你曾来信说在庐山拜了一位道家高人为师难道说你师父……”

    “不错!”吕岩知道父亲的言下之意“师父就是进来江湖中被传为‘降世真仙’的火龙真人。”

    听到这话夫妻二人顿时吃了一惊。

    他们知道最近江湖中传闻南方有真仙降世但他们并不混江湖所以并不清楚其中详细。

    如今听吕岩说自家师父就是那位‘真仙’夫妻二人不但吃了一惊似乎也恍然明白了什么。

    夫妻二人想到吕家嫡支近来莫名的热情以及府邸外那些不知从何而来的窥探之人夫妻二人顿时就明白了过来——这些都是冲着自家儿子来的!

    吕岩看着父母脸上神色阴晴不定一幅像是忽然明白了什么的样子便问道:“父亲母亲可是有什么不妥。”

    吕父还未开口吕母当先就把这件事说与了吕岩知晓。

    听到母亲这么一说吕岩立刻眉头一皱:“父亲母亲你们且稍待片刻!”说罢吕岩放开了心神。

    这一感应吕岩很快便察觉到吕府周围有数十道似有若无的窥视感。

    察觉到这些窥视之人吕岩面色一沉:“好胆竟敢把主意打到我父母头上!”

    心下不悦的吕岩只将心念一动催发出一股剑意来。这股剑意穿透虚空分化作数十缕自冥冥中斩击而下。

    那些躲在暗处监视着吕府的人员顿时感觉眼前一黑整个人便失去了知觉。

    站在吕岩面前的吕父与吕母就看到吕岩说让他们少待片刻接着便闭上了双目过了几个呼吸的时间他们就看到自家儿子忽然睁开了眼睛目光中似是有刺目精光闪烁。

    看着吕岩目中的精光夫妻二人恍忽感觉到那精光仿佛带着凌厉锋芒让人感觉到阵阵的刺痛。

    很快吕岩目中的精光暗澹下去夫妻二人所感受到的刺痛感也随之消失。

    “你刚才是在做甚么?”吕母看着儿子双目中的变化不禁好奇问道。

    吕岩也没有隐瞒:“方才孩儿听父亲和母亲说的话便以心神感应来搜查府邸周围。果然察觉到府邸周围有不少窥视者所以孩儿便以心神凝聚成剑意将那些窥视者全部击晕了过去。”

    吕母有些没听懂但她隐约明白那些窥视者被自家儿子给击晕了。

    倒是吕父武功虽然不高但他知道不少武学上的事:武功之中有一种‘目击’之术便是以强大的精神意志透过目光来攻击敌人可以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效果。

    这种‘目击’之法顶多能做到让人手脚发软动手的时候畏首畏尾根本不可能像吕岩这样连人都没见到只凭一道剑意就能凌空伤人——所以他更能明白自家儿子的手段有多么不可思议!

    吕父不禁叹为观止:“如此手段简直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感叹过后吕父知道那些窥视之人已经被儿子解决当即便让人去搜索一番将那些被击晕的人全部抓回来。

    吕岩也一一指明了那些被他击晕的人员的位置吕父派遣出去的人很快就把一干被击晕的人员全部带了回来。

    看着这群毫无意识的人吕父琢磨着该怎么撬开这些人的嘴巴。

    像是知道父亲的想法吕岩当即便开口说道:“不必如此麻烦这些人就交给我吧!”

    说罢吕岩挥指一弹一缕真气没入其中一人体内这人很快便苏醒了过来。

    还没等他恢复清明吕岩便已施展摄魂之法摄住了这人的心神。

    吕岩目光中幽光流转:“我问你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