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欢迎回档世界游戏 > 序·欢迎来到世界游戏! 四百一十二章·“云上城不朽的神。”
    虽然早就猜到了神明的身份,

    但是真正看见那双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眼睛时,苏明安依然感觉到了那股从尾椎升腾上来的寒冷。

    像是被世界针对,无尽的恶意包围了他,像是海水灌溉了知觉。

    “云上城不朽的神——!”

    看着那双与他一模一样的暗金色眼睛,苏明安忽然大笑起来。

    “看来我果然没猜错——普拉亚不朽的神?你可真是下了一盘‘大棋’啊!”

    他在为自己的推测而感到骄傲。

    或许,他也有在为苏凛曾经的行为感到悲哀。

    天沐神光。

    宏伟的教堂之下,银白的十字架立于那位神明身后,祂正站在高高的教堂台阶之上,教堂的钟声悠扬震响。

    洁白的光辉洒在神明的身上,祂的面容看起来不甚清晰。

    “轰——!”

    诺尔果断出手——在来之前,苏明安就已经和他说过了要做的事情。

    一个白色的,闪光弹一般的圆形物体被他抛出,在前方爆炸。

    这是“驱散果实”,能强制性地短暂驱散一切幻术,包括神明容貌上的遮挡。

    在那刺眼光芒的照射下,苏明安眯起双眼,尽全力眺望着。

    刺目的光芒灼烧着他的眼睛,火辣辣的疼痛在瞳孔中升起,但他却没有闭眼,撑着那两片有些沉重的眼皮,忍受着光芒带来的刺痛——

    下一刻,

    在光芒的驱散下,他终于完全望见了神明的模样。

    不出所料。

    “怎么会?”忙着砍人的林音动作顿了顿,震惊的神情抑制不住地在她的脸上浮现。

    “”吕树砍杀的动作一滞。

    “果然。”苏明安的脚步顿住。

    “掌权者身份,居然会带来这么大的麻烦。苏凛这个角色真是谁爱去扮演谁去吧。”

    他说。

    语气中有着感慨,却没有后悔和悲哀。

    几人的动作都略微停顿。

    他们看见,

    那白光之下,渐渐显现在几人眼里的,传说中云上城的神明容貌——

    祂有着,一头黑色的,齐至耳后的短发,嘴角微微上扬的温和笑容,以及一双永远明亮的,暗金色的眼睛。

    祂与正望着他的苏明安或者说苏凛,

    容貌一模一样。

    【海妖仍然在轻声唱歌,歌声婉转动人:】

    【“——我的客人,为什么,你不愿意采纳我的建议?你可以像我说的这样,欺骗普拉亚的人们,将他们送上那座死寂之城,自己则留在安全的普拉亚,享受长久的生命,统治这片土地。”】

    【但她的客人却在轻轻叹息。】

    【“但是这样的做法是错误的。”】

    【“我既然要携带着你的力量回去,自然也将带领他们走向未来。”】

    【“你已经赐予了我漫长的生命,不惧魂族的力量,不惧毒气的身体,培养‘培养皿’的能力。”】

    【“那么,我将利用这些能力,登上那座云中之城,找寻合适的法子,以拯救我的家乡——它为什么会飘在天空之中,为什么会不惧风暴,我将以这副难以磨灭的身躯,在城市之上得到答案。”】

    【“别这样。”海妖对她的客人的行为难以理解:“你会忍受如我一般,漫长孤独的一生。”】

    【面对着身躯渐渐干裂的海妖,注视着她漆黑的双眼,苏凛露出了笑容。】

    【“有了想要守望的故土,我便永远不会孤独。”他说。】

    【——第三枚记忆之石·《海妖与青年船长苏凛》】

    苏明安先前以为,从云上城下来的苏凛是第一代,米迦尔是第二代,凯亚是第三代,而他自己则算是第四代。

    但如今,看起来,他的辈分,还得再往后拖一代。

    那从云上城下来的,有幸回归普拉亚的苏凛——

    分明就已经是第二代。

    六十多年前,那与飞艇一同登上云上城的苏凛本人。

    则已经成为了不朽的神明。

    在六十年前飞艇到达云上城,所有人知晓“神明不存在”的事实,即将死于毒气时——

    苏凛采取了令他无比悲伤的预备方案。

    登上这座飞艇的,足有普拉亚一

    半的生命,这是一个极为恐怖的死亡数字。

    他熟悉的天文学学生们c他工程学的下属们c和他谈笑聊天的副手葛里

    抱着孩子的母亲c白发苍苍的老人腔热血的魂猎青年c感情深厚的金婚夫妻

    他认识的,不认识的,所有的人。

    既然,所有人本就注定为了节约资源,为了大局死在这里。

    那么——他不会让他们的死亡毫无价值。

    他将——妥善安排他们的结局。

    他将——使得所有人,都能为了一个“明天”而努力。

    于是,他眼睁睁地看着他热爱着的人们,怀着被欺骗的仇恨,在他的面前活生生地被毒气毒死。

    然后,借助身上的海妖灵魂,他吸收了所有死去之人的生命,吞噬了他们的灵魂和临死前的巨大恶意。

    有了这份无比强大力量的他,在这片本就拥有基础能量的云中城平台之上,成就了一个——永恒的,不朽的,强大的,能够庇护下方这片热土的‘神明’。

    他下放神谕,引导居民,引发仇恨,挑动战争,让人们生活在恶意与仇恨之下。

    他从恶意中获得力量,建立——能永远庇护整个普拉亚,抵御风暴的结界。

    他用不同的手段,培养下一代帮他传递神谕的继承人。他让继承人带着海妖灵魂下去,以发展出除了郁金香之外的信仰者。

    在长久的六十年中,他的力量越来越强,普拉亚也改变了许多。

    它渐渐出现了抵御风暴的结界c被赐福的魂猎c架设云上城传送阵的教皇c守卫信仰的光明骑士,定期制造仇恨和吸引外来人的“海上盛宴”

    所有的要素,在苏凛的手中,化作了支配战局的棋子,他妥善安排好这一切,引导人们的斗争与仇恨,延续他支撑结界的力量。

    毕竟死亡和灾难,不会因为什么“义利”之争就放过所有人。

    从大局上考虑,这是让大多数人都活着的,最好办法。

    普拉亚的延续,建立在一代代人的牺牲之上。

    只有这样,斗争与仇恨才使得他们的族群得以延续。

    唯有这样的死亡——

    才能使得他们因此重拾尊严。

    苏明安很难形容这个猜想被证实时,他是什么样的感觉。

    以至于他在看到神明的真实容貌时,难以抑制自己的情绪。

    从古至今,“神”更像一种人类意志的结合体,一种全知全能,满足族群欲望的存在。

    为什么会有闪电,有风雨,因为神。

    为什么土地会结出粮食,植物会自然生长,因为神。

    愚昧和欲望贯穿了人们的历史,无法解释的现象和概念,被他们归结于神话传说之中,加于他们创造的神明之上。

    上千万年来,人们相信自己的所有行为和决定都由自己支配,然而,事实上,由于繁重的生活负担和恶劣的自然条件,许多人甚至没有拥有过属于他们自己的生命。

    而后,一些人自然而然地被信仰所引导,开始寻求“自由”。

    来自他们血管中的欲望,来自他们未被文明驯化的部分,使得他们开始有所寄托。

    苏凛满足了迷茫中的他们。

    在足以毁灭整个族群的恐怖天灾之前,他以区区个人之力,担任“领导者”的角色,给了他们方向。

    他事先扬名,成为全岛皆知的大工程师,再担任“神明”的角色,编造云上城神明的事迹,带领人们上城,背负他们的死亡和仇恨,永久禁锢于此。

    他主动引发战争,引导仇恨,利用继承人发展两族之间的“对等原则”,与海妖勾结,在战局平定时期故意发动海妖攻城,以引起普拉亚人民的血性和怒火。

    他树立了人们的信仰,使得人们相信——“云上城真的存在神明”这个谎言。

    他以这个荒谬的谎言,欺骗了所有人,包括每一个他爱着的人,包括不知情的,被利用的郁金香公主。

    他欺骗了整个世界。

    以让他获得足够多的信仰力量。

    以让他建造的防御结界,得以平稳地延续。

    以让大部分的人们,于其中得到永久的安宁。

    他以一人之力,在与无穷无尽的天灾对抗的同时,与无数人们的意志和信仰对抗,让他们“迷信”于他。

    “云上城存在神明”这一概念,被他彻底深化,直至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甚至还出现了严肃的教派c狂热的信徒c忠诚的骑士。

    ——他从真正意义上,创造了一个“神”。

    虽然,没有人将知道这个

    “神”是谁。

    他永久地停留在这里,时刻关注普拉亚的战局,亲手送一代又一代的人们去死。

    并在天空之上,注视挂念着他的亲人无望老去,爱人嫁人生子。

    他背离故土,在天上传信c书写他人的荣名。

    他承受着与郁金香公主全然不同的,永恒的孤独。

    【“听说,三百年前的教士梵迪伦,在教会被焚毁前放飞白鸽。”】

    【“他在火中不躲不逃,反而奋力高歌,说自己已然同白鸽一同奔向天国,获得无上自由。”】

    【“他那被禁锢在了凡间的肉体,为身处天国的自己书写荣名。”】

    【“从那以后,他看见了蛰伏与痛苦的意义——他的躯壳要为了传递光辉而存在。”】

    【“萨娅。”年轻的子爵笑着回头。】

    【日光温柔抚摸他黑色的发,他那双暗金的眼里,似锁着时间的沧桑。】

    【“你想永生吗?”他问着。】

    【——第一枚记忆之石·《梵迪伦的传说》】

    在士兵构成的人流中,苏明安渐渐接近了苏凛。

    身为“神明”的苏凛,却看起来和普通人没什么不同。

    他静静地站在那里,以一种静到极致的眼神,注视着拼杀而来的苏明安。

    忽地,苏凛开口:

    “我的继承人,看见我,你好像并不意外。”

    苏明安说:“我不意外神明是你,苏大工程师。”

    “为什么?”

    “金蔷薇。”苏明安言简意赅。

    线索有很多,最简单的却只需要一个。

    在夜间关卡,最初的魔王,身边只有一个金蔷薇。他其他的士兵,都是由金蔷薇渐渐发展而来。

    在最开始,孤立无援的云上城神明,和一直待在普拉亚的郁金香公主,他们成功联络上的原因——只是因为他们的海妖灵魂,同源。

    因此,金蔷薇成了魔王手下最初的士兵——因为在最开始的时候,只有他们彼此之间能够互相沟通。

    苏凛甚至连公主都骗了过去,没有告知她神明的真实身份。

    他从真正意义上,欺骗了一整个世界。

    苏凛没有深入这个话题,似乎只是随口一提。

    他似乎对苏明安更感兴趣一些。

    “苏明安。我听闻过你的故事,你是异世界旅者中,最强的一位,身为‘最强’,你应当面临着与我相似的局面。”苏凛语声浅淡。

    “不。”苏明安一剑砍翻旁边的士兵:“你是个伟人,我不如你。”

    他说得真心实意。

    侥幸得到权柄的普通学生,和能为族群禁锢于永恒孤独中的大工程师。他知道该如何对比。

    即使苏凛的成就,是从他人的生命和仇恨上诞生而来。

    对于苏凛,苏明安没有什么想法。

    他只是觉得很可笑。

    对自己境遇和完美通关难度的可笑。

    “哈哈哈哈”

    他真的笑了出来。

    在登上云上城,证实他猜测的那一瞬间,他就已经意识到,他陷入了一个无法被打破的循环。

    这个循环,从副本开启的那一瞬间就已经存在。

    他持有神明之心,神明无法直接杀死他。

    而苏凛是神明。

    这意味着,根据时间因果,一旦他杀死了神明,那么昨夜那个“魔王”也会被抹杀掉,因为“勇者”在未来成功干掉了“魔王”,他会被直接抹杀掉。

    但如果,他不杀死面前的神明,那么游戏便不会结束,他并没有达成一个副本认可的结局——也就意味着无法完美通关。

    无论杀,或不杀,对于他而言,都没有出路。

    这也是他在刚刚看到神明是苏凛时,忽然笑出来的原因。

    在那个时候,他已经想到了这种彻底卡死的结局。

    这是个逃脱不了的闭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