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被宿敌强娶壕夺后 > 第 11 章
    季行觉的身形霎时僵住了。

    这个称呼太久违,他都忘记戚情最后一次叫他“哥哥”是什么时候了。

    或许是记得的,只是他不肯动动脑子,去扒拉扒拉蒙尘的记忆,将那一幕再回想一遍。

    ……毕竟愧疚心虚。

    他的确是背叛者,那些人也没骂错。

    明明这回手腕上禁锢的力道很轻,随便一抽手就能离开,季行觉却动弹不得。

    他盯着元帅大人英俊不凡的脸,看了会儿,胆大妄为地伸手掐了一把——元帅大人睡得踏实,毫无所觉,他悄悄笑了笑,决定为了这张脸再多点包容,慢慢起身,靠着床头坐下来,右手顺从地搭在床上,让戚情握着。

    屋内静悄悄的,风雪不知何时停了。

    从安卡拉星上能看到最皎美的月色,此时月光从巨大的落地窗外斜斜映来,轻若薄纱地飘落在他们身上,和雪一样冰凉。

    时间不早,季行觉调整了下坐姿,闭上眼睛。

    再不睡觉,明天的精神状态更糟,不知道帝都这群八卦人士会把他传成什么样。

    他是无所谓,不过影响了戚情的风评就不好了,以后戚情遇到真心喜欢的人了,这凶名能让他喝一壶的。

    这些年季行觉的睡眠都不太好,总得靠吃药才能顺利入眠。

    今晚也许是过度的疲倦,也许是因为戚情在身边,入睡出乎意料的顺利,没多久,意识就陷入了一片混沌黑暗中。

    季行觉梦到了他离开戚家的那天。

    天色灰蒙蒙的,整座宅子静默而肃穆,戚夫人穿着黑色长裙,眼角浮着哭过的红,冲他微微笑着。

    少年戚情靠在门边,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从楼下走来。

    小雨淅淅沥沥的,空气中浮动着泥腥味,雨水没能洗去蒙尘的一切,反而为熟悉的宅子添上了一抹模糊的灰色。

    记忆里的戚情眉目很清晰,连望过来的眼神季行觉都记得很清楚,像一柄溅了水花泛着寒光的利剑,然而让他不敢直视的,其实是少年眼底被抛弃了般的神色,或许还藏匿着些微恨意。

    路过戚情身边时,他的袖子被扯了一下。

    耳边传来戚情低哑的嗓音:“别走。”

    季行觉脚步不停,又听到戚情喊了声:“哥哥。”

    他闭了闭眼,还是拂开了戚情的手:“抱歉。”

    他本来不想撑伞,但淋着雨又太狼狈,他不想离开时在戚情的眼里那么狼狈,还是撑开了伞,带着行李,离开了戚家的宅子。

    走到大门口时,身后有追上来的脚步声,他在被雨水冲刷得发亮的镜面装饰上,觑见了追上来的少年身影。

    那道影子就那样定定地站在雨里,看着他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戚家。

    那是季行觉对少年时的戚情的最后一点记忆。

    再见面时,已经是四年后的联合毕业晚会,戚情去参军前夕。

    这个场景季行觉其实梦过很多次了,每次都在他离开戚家时结束。

    然而今晚的梦境却没有结束。

    身后的脚步声没有停,手腕上贴来灼热的力度,他被一把擎住,耳畔响起成年后的戚情冷淡低沉的嗓音:“抓到你了。”

    季行觉猝然惊醒。

    眼前的视线模糊了一瞬,又渐渐清晰,映入眼帘的是一颗圆溜溜的脑袋。

    小机器人好奇地贴近了打量他:“mama,你刚才是在说梦话吗?我为你录音了,需要备份吗?”

    季行觉给这迎面一颗圆脑袋吓得心跳骤停,咬牙缓了口气:“我需要你立刻把它删除并粉碎。”

    小机器人眨了眨两颗黑豆眼:“抱歉,mama,你没有此权限。”

    “……那让我听一下我说了什么。”

    “抱歉,mama,你没有此权限。”

    季行觉深吸了口气:“请问我到底有什么权限?”

    小机器人歪歪脑袋,认真地思考了会儿:“除了没有的权限,其他的你都有。”

    季行觉逐渐起了杀心。

    他两指弹开小机器人的脑袋,发现自己不知何时躺在了床上,看周围布置,还在戚情的房间里。

    这是戚情的床,还带着淡淡的酒气。

    能大发善心把他挪到床上,而不是清醒后立刻掐死他,看来戚情不记得昨晚发生的事。

    季行觉望向小机器人,和善微笑:“来,过来点。”

    能够亲近季行觉让小机器人很开心,小家伙毫无警惕心地靠过去,被季行觉无情地一把摁住,准备抓去入侵数据库。

    这谋杀亲儿子的举动还没得以实践,门边就传来两声轻叩。

    清醒过来的元帅大人站在门口,没什么表情地扫了眼小机器人:“你又准备对我儿子下什么毒手?”

    这话说的,怎么跟他像后妈一样。

    季行觉无辜地摸摸小机器人的耳朵,放下它,坐在床边晃悠了下双脚,没找到拖鞋,干脆一溜烟往外跑去。

    擦肩而过的瞬间,手腕又被拉住了。

    灼热的力度和梦里一样。

    戚情垂下眸光,看了看他光着的脚,白皙柔润,跟被人娇生惯养着似的。他面上毫无波澜:“下来吃饭。”

    季行觉愣了愣,“哦”了声。

    小机器人大概是自我觉醒了跟屁虫属性,黏在季行觉身后,一人一机一前一后,钻进对面的房间。

    戚情拧眉瞅着差点被季行觉一拍门板挡在外面的小机器人,啧了声:“没用的东西。”

    一点都不像他。

    也不知道当初季行觉是怎么设置出这么一个蠢性子的。

    门板一关,阻绝了戚情的视线,季行觉立刻把小机器人抱起来,低低威胁:“不管我说了什么,都不准告诉你papa,知道吗?”

    小机器人疑惑地看着他。

    季行觉循循善诱:“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哦。”

    小机器人顿时兴奋起来:“好!这是我和mama的秘密,我会像保守papa的秘密一样保守的!”

    季行觉忍不住好奇:“你papa有什么秘密?”

    小机器人冷酷地背过了身:“mama,做人要讲诚信。”

    “……”

    居然被一个智障机器人教训了,真是岂有此理。

    早餐依旧是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

    季行觉猜测可能是副官送来的,飞快解决了自己的份,擦擦嘴站起来:“今天就不劳烦元帅大人送了,我得先去实验室开个早会。”

    戚情比他先吃完,正在浏览帝都早间新闻,闻声挑挑眉:“我说了要送你吗?昨天只是顺路。”

    季行觉早就过了自作多情会尴尬的年纪,不怎么在意地弯眼笑笑:“好。”

    他肤色瓷白,笑起来时,眼角的那点红痣总会格外显眼,平添几分妖气。

    戚情不自在地别开眼,再回头,季行觉已经甩着车钥匙,钻进了去地下车库的电梯。

    小机器人骨碌碌滚到他脚边,电子合成的稚嫩嗓音里颇有几分炫耀:“papa,我和mama也有要保守的秘密了!”

    戚情眯了眯眼:“什么秘密?”

    小机器人仰着头,认真地道:“papa,做人要讲诚信。”

    戚情:“……”

    接近安卡拉大学的时候,季行觉瞥了眼终端上爆炸的消息量,非常有考量地绕了个道。

    顺利地从偏门钻进学校,一路到了实验楼下,出乎意料的,楼下没有出现人群拥堵、竞相围观的场景。

    几个身着帝国军服的士兵镇守在周围,挡走了闲杂人等。

    季行觉恍悟,歪打正着了!

    看来上将今天会到场,帝都除了戚情不讲究,其他大人物出场都要提前清清场,免得人群里混着不怀好意的人。

    虽然不在意那些八卦人群,但被当猴子一样围观也不是什么愉快的事,季行觉心情颇好,亮出工作证,愉悦地跟几个守卫的军人打了招呼。

    为首的军人认出他,脸色一肃,啪地敬了个礼:“不必客气,夫……季教授!”

    不过躲过了闲杂人等的围观,躲不过实验室同事的风暴。

    一踏进实验室,季行觉就察觉到了气氛诡异。

    四周静悄悄的,在他踏入的瞬间,所有人噌地望过来,目光灼灼,活像向日葵逐日。

    季行觉不慌不忙,率先开口:“等会儿要和甲方爸爸开个会,虽然提前准备过了,为防意外,还是再开个早会。”

    一句话就把所有人都堵死回去了。

    正事在前,众人不得不按捺住火灼火燎的八卦心,老老实实开早会。

    会议的节奏完全被季行觉把控,他东一句、西一句,将一个早会开了接近俩小时,没让这群人得以多说一句题外话,又派发下去一堆让大伙儿面如死灰的任务,成功浇灭了大部分人的八卦心。

    见时间差不多了,季行觉慢悠悠地收了个尾:“散会吧,西塞莉和宋枚跟我来。”

    会议地点定在综合楼那边,仨人拿着资料,一出实验室,宋枚就憋不住了:“季哥,你……”

    “嘘,”季行觉以食指压唇,笑得像只狐狸,“在外面呢。”

    宋枚只好把话又憋了回去。

    “戚情和季行觉结婚”这个消息一夜传遍帝都,炸得所有人措手不及、人仰马翻,所有看热闹的都沸腾了。

    交流论坛的访问量突破了历史新高,分析帖遍地开花,从社会学、心理学、管理学甚至是军事方向的分析百花齐放。

    分析到最后,众人还是不理解元帅这一举措的深刻用意,只能归结为:这或许就是一场另类的报复。

    把宿敌绑在身边,这得是何等扭曲的恨意啊!

    ——等着看吧,不出三个月,季行觉铁定完蛋!

    铁定完蛋的季行觉一路忽视了形形色色的目光,泰然自若地抵达综合楼,进入会议室,才略感叹惋。

    早会拖延的时间还是不够,军方爸爸还没到。

    会议室里空无一人,憋了一路的宋枚和西塞莉终于爆发了。

    “尊贵的元、帅、夫、人,”西塞莉咬重了音,露出微笑,满脸风雨欲来,“您和元帅是什么时候珠胎暗结、暗度陈仓的啊?”

    宋枚阴阳怪气接腔:“你们又是什么时候狼狈为奸蛇鼠一窝的啊?”

    这两位还是古地球汉语学家。

    季行觉战术性后退两步:“不是说过了,我和戚情签了份契约。”

    西塞莉猛一拍桌案:“你他妈也没告诉我是结婚契约啊!”

    “注意淑女风度。”季行觉友善提醒。

    宋枚抱着手,幽幽开口:“作为朋友,我必须得告诉你,根据社会数据显示,每年帝国的刑事案件中,有37%的人口死于家庭矛盾,对于这类案件,法官大多觉得是感情纠纷,判处并不严重。你觉不觉得,戚情是想利用法律漏洞?”

    季行觉哭笑不得:“请不要把他想得那么阴暗扭曲!他要解决我会采用更正大光明的手段。”

    俩人静默不语,眼神难以形容。

    空气流动过于缓慢,季行觉有点窒息。

    恰好此时,会议室的门被推开了。

    戚情冷淡的嗓音传进来:“是吗,多谢你的信任。”

    季行觉:“……”

    西塞莉:“…………”

    宋枚:“………………”

    达梅尔副官站在戚情身后,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绷着脸附到戚情耳边,低语了几句。

    戚情居高临下地扫了眼三人,转身离开。

    人一走,三人齐齐松了口气。

    宋枚一屁股坐下来,抖若筛糠:“他怎么又来学校了?!”

    西塞莉捅了捅季行觉的腰,调侃询问:“元帅夫人?”

    元帅夫人不想搭理她。

    “我刚刚说的话他都听到了吧?”宋枚脸色发白,“他会不会记仇啊?”

    季行觉怜爱地摸摸他的脑袋:“会,他特别小气,你死定了。”

    下一句“以后别乱说话”还没出口,门又被推开了。

    戚情去而复返,站在门口,冷冷睇了眼季行觉:“我听到了。”

    季行觉:“……”

    你怎么又回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大型社死现场x1,戚情:记仇.jpg

    今天是委委屈屈的小戚!

    谢谢兄弟们投雷-3-

    感谢 我的鱼呢 的手榴弹x1

    感谢 沈溪梦 的地雷x2

    感谢 喝可乐不胖 的地雷x2

    感谢 镜衍 的地雷x1

    感谢 nutas_ni 的地雷x1

    感谢 我的鱼呢 的地雷x1

    感谢 红枣配菊花茶 的地雷x1

    感谢 龙虾啃芒果 的地雷x1

    感谢 璘河 的地雷x1

    感谢 初罪y 的地雷x1

    感谢伙伴们灌溉!

    cccczi 的营养液x89

    沈溪梦 的营养液x25

    染染七 的营养液x15

    47826826 的营养液x10

    nh禁止 的营养液x10

    bsjsdwdm 的营养液x5

    星雨 的营养液x5

    秃头鸩 的营养液x5

    泫雅_aing 的营养液x5

    泸晚 的营养液x5

    ,,,, 的营养液x4

    某某人 的营养液x2

    谁离 的营养液x2

    断星星 的营养液x2

    叽里咕噜 的营养液x2

    apple16429 的营养液x1

    灵千羽 的营养液x1

    白吾 的营养液x1

    温酒待君归 的营养液x1

    殷馨雅 的营养液x1

    a_xu 的营养液x1

    早睡早起困难户 的营养液x1

    如我沉是 的营养液x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