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四合院:我成了何雨柱 > 第三百二十七章 不败金身
    街坊们又爆发出一阵笑声。

    许大茂擦下擦额头,随后大叫:“傻柱我和你拼了。”

    然而何雨柱站起来后他又从心了,假装二弟又疼了,捂着裆嘴硬:

    “算你今天走运。”

    何雨柱给予了他炙热的国际友好问候:“弱鸡。”

    许大茂伸出手想掰他的中指,但何雨柱反应比他快。

    抓住他的手一转,许大茂疼的眼泪差点流出来,连忙求饶:

    “柱哥快松手,胳膊要断了。”

    何雨柱切了一声松开了他,还在挣扎的许大茂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又疼的嗷嗷叫。

    街坊们的笑声更大了,何雨柱眼珠一转,找雨水要了一分钱,往许大茂跟前一扔:

    “孙贼,猴戏耍的不错,这是爷赏你的。”

    说完还朝周围吆喝:“耍猴不易,各位街坊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

    不少人慷慨解囊,一分硬币不断地朝许大茂飞来。

    许大茂急红了眼,但这么多街坊他惹不起,于是把帐算到了何雨柱头上。

    另一边的三大爷也红了眼,一分钱不多,可耐不住扔的人多,甚至还有的人扔了两三次。

    他算了下,加起来快有一块了,三大爷很想大喊一声:

    “放开那个男孩让我来。”

    贾张氏没想那么多,直接弯腰捡钱,嘴里念念有词:

    “这是你们刚才说我的赔偿。”

    三大爷心在滴血,何雨柱骂了句,人至贱则无敌。

    又等了一会儿,秦淮茹总算过来了。

    一大爷问起了情况,她抽噎着说:

    “睡着了,具体还要看夜里会不会发烧。”

    一大爷指着许大茂的鼻子大骂:“瞧瞧你干的好事。”

    许大茂抹了抹脸上的吐沫腥子,面无表情的说:

    “生病了我会负责到底。”

    一大爷大声说道:“现在不是负不负责的问题,而是你态度的问题。”

    许大茂往地上呸了一口:“我都认了,还有什么问题。”

    二大爷用力砸着他的茶缸:

    “你在问题在于欺凌弱小,欺负孤儿寡母。”

    何雨柱不禁感叹,这时候产品的质量是真的好,二大爷的茶缸被他摔了这么久居然还没坏。

    要是在后世一次会他不知要换几个。

    活了快三十年,从没像这几天这么倒霉,许大茂爆发了:

    “我欺负谁了,是棒梗先招惹我的好吗。”

    “我上完厕所准备回屋,他看到我就来了句许公公。”

    “我不理他,他还得寸进尺”

    街坊们又笑了,自从知道许大茂不能生育后,不少人暗中叫他许公公。

    当然他们不会当面叫,小孩子虽说不懂那么多,但许大茂人高马大,又是成年人,他们也不敢当面叫。

    只有棒梗不把许大茂放在眼里。

    自从上次战胜许大茂,担心了好一阵见他没有报复,棒梗以为他怕了,对自己是大人更加深信不疑。

    对许大茂没了敬畏之心,不管在院里还是在学校他没少吹嘘这段光荣历史。

    在同学小伙伴敬佩的目光中,棒梗迷失了,膨胀了。

    今晚见到许大茂他故意挑衅:“许公公,许公公。”

    在院里许大茂不好动手,骂了句滚继续往家走。

    棒梗见状更得意了,不但冲许大茂吐口水,还唱起了不知道从哪听到的歌:

    “院里有个大茂是太监,长得难看还又衰。”

    “一双萎缩的小眼睛,二弟细又短。”

    “直到至今还没孩,要说为啥还没孩,因为太监生不出孩。”

    许大茂怒气爆满,悄悄跟在棒梗身后。

    等棒梗蹲坑的时候拖着他就往粪池走,踢开木盖把他扔了进去。

    棒梗的求饶没用不说,反而激发了许大茂的暴戾,把最近的不快全发泄在他身上。

    棒梗咕噜咕噜喝了好几口,又有了新的炫耀资本。

    小当和槐花获得了不败金身:我哥敢吃屎。

    冬季的夜晚格外安静,棒梗的哭喊声很快传到了前院。

    听到声音的街坊们赶忙过来察看发生了什么事。

    许大茂想溜已经晚了,手电筒照的他睁不开眼。

    三大爷让他赶紧把棒梗拉上

    来,同时还不忘让人去通知贾家。

    许大茂又起了坏心眼,拉到一半假故意装没拉住,让棒梗又喝了几口。

    三大爷看不过去了,厉声喝道:

    “你再拉不上来,我让人把你送下去你信不信。”

    许大茂这才不情愿的把棒梗拉了上来,棒梗一上来立马吐了他一身。

    他扬手就想打,小吕比他快一步,直接给了他一脚。

    见小吕动手,其他看不惯的人也蜂拥而上,很快许大茂身上布满了脚印。

    三大爷连忙叫停:“别打了,先把棒梗送回去,别在冻着孩子。”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这活不好干。

    三大爷朝许大茂的方向扬了扬下巴,众人秒懂,许大茂说打死也不干。

    小吕摩拳擦掌:“给你两个选择。”

    “一把棒梗抱回去,二我们把你扔粪池去。”

    吃屎和闻臭许大茂选择了后者。

    四合院的人虽然各种算计,但多数人还是有底线的。

    听闻情况后,忙把自家热水贡献了出来。

    一时间场面热闹无比,一大爷镇定的指挥:

    “贾张氏你去弄肥皂水,秦淮茹你别哭了,赶紧用热水给棒梗暖身子。”

    “你们其他人围成圈蹲下,防止冷风吹到棒梗。”

    这事把老太太也惊动了,她拿着拐杖用力敲打许大茂:

    “多大的仇让你对一个孩子下如此毒手。”

    许大茂想挣扎,无奈被人压的死死的,任由拐杖落在他身上。

    老太太继续骂:

    “打老早我就看出你不是个好人,要是在抗战时期,你一准的汉奸,蛤蟆狗。”

    许大茂不服,大声说:“您凭什么这么说我。”

    老太太拐杖往地上一墩:

    “凭你今天的所做所为,凭你挑拨离间造谣生事,凭你见漂亮女人就想占便宜。”

    “这一桩桩一件件,和过去的汉奸有什么区别。”

    许大茂的遮羞布彻底被老太太揭开了,周围人看他的眼神全变成了鄙视和嫌弃。

    老太太说完手一挥:“松开他吧,小易,接下来由你主持。”

    一大爷点点头,随后娄晓娥扶着她回屋了。

    李晓梅拿着棍子边打边骂:

    “丢人现眼的东西,还不赶紧滚回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