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他以温柔越界 > 245 颜面扫地(四)
    “伯父,这话也不能这么说,能得到秦家的青眼,这辈子平步青云,命哪里不好了?”

    小辈姑娘看了一眼已经放下碗筷的温溪泞,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托着腮笑了,道:“我怎么忘了,表姐你的未婚夫不就是辛甜的哥哥吗?”

    温溪泞扬起眉,笑容透着点锐利:“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是我听别人说,表姐你的婚约作废,也是和辛甜脱不了干系,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温坞衡抿了一口药酒,看向小侄女明媚朝气的脸:“若若,不要乱说话,溪泞会不高兴的。”

    这个小辈姑娘,本名叫温若,今年和温溪泞一般,都是二十五岁。

    温家的女儿都漂亮,若单说容貌,温溪泞和她不过是各有千秋罢了。

    “知道了,伯父,我错啦。”温若吐吐舌头不说话了,可是温溪泞明显看见她最后看向自己时,唇间那抹挑衅的笑容。

    她紧抿着唇,忍住心中翻涌的怒气。

    温若看不起她也不是一日两日了,她被唐如锦悔婚,早就成了温家上下的笑柄。

    一场饭吃到最后,温溪泞在一众笑谈声中,拿着筷子的手都开始发抖。

    没有人在乎她的感受,在他们眼中,自己这个温坞衡的亲生女儿,甚至比不过旁支的温若。

    简直是可笑至极!

    用过饭,众人在茶亭陪着温坞衡说话。

    温溪泞站在卫生间的盥洗区,脸色泛白的抽烟。

    突然听见尖锐的咳嗽声。

    温若笑语嫣然的从不远处走来:“哟,这不是溪泞姐吗?怎么躲到这里抽烟了?”

    温溪泞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温若笑得更加灿烂,眉眼间纯然的无辜单纯:“溪泞姐这是心情不好吗?”

    明知故问,恶意挑衅罢了。

    温溪泞将香烟掐断:“你要是没有什么事,能不能不要在我跟前晃?”

    温若只是当着温溪泞的面点开了微博,那张辛甜和秦时遇的背影,拍的十成十的梦幻动人。

    温雅矜贵的男人和天真烂漫的少女,般配极了。

    “秦时遇这么低调的一个人,现如今陪着辛甜挂在热搜上,心甘情愿做她热度的跳板,”

    温若摇了摇头,语气带着感慨:“说来辛甜生得可没有溪泞姐你漂亮啊,你说为什么她却什么都不用争,就能得到你梦寐以求的一切呢?”

    温溪泞的脸色彻底冷下去:“你究竟想说什么?”

    “因为你脏。”温若脸上的笑容也不见了:“辛甜是孤女又怎么样,总比你有个出去卖的母亲要好。温溪泞,要不是我的小妹妹失踪了,怎么也轮不到你来做这个温家大小姐,你和你母亲一样,真脏。”

    温溪泞的理智,在温若侮辱自己母亲的那刻,便碎裂的一干二净。

    她几乎没有犹豫,一个巴掌甩在了温若的脸上:“闭嘴!”

    温若被打的偏过头,冷笑一声便不遑多让,一个巴掌甩了回去,言辞咄咄逼人:“我小妹妹究竟是怎么失踪的?不就是你妈搞得鬼吗?你们母女二人,真恶心。”

    “伯父,这话也不能这么说,能得到秦家的青眼,这辈子平步青云,命哪里不好了?”

    小辈姑娘看了一眼已经放下碗筷的温溪泞,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托着腮笑了,道:“我怎么忘了,表姐你的未婚夫不就是辛甜的哥哥吗?”

    温溪泞扬起眉,笑容透着点锐利:“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是我听别人说,表姐你的婚约作废,也是和辛甜脱不了干系,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温坞衡抿了一口药酒,看向小侄女明媚朝气的脸:“若若,不要乱说话,溪泞会不高兴的。”

    这个小辈姑娘,本名叫温若,今年和温溪泞一般,都是二十五岁。

    温家的女儿都漂亮,若单说容貌,温溪泞和她不过是各有千秋罢了。

    “知道了,伯父,我错啦。”温若吐吐舌头不说话了,可是温溪泞明显看见她最后看向自己时,唇间那抹挑衅的笑容。

    她紧抿着唇,忍住心中翻涌的怒气。

    温若看不起她也不是一日两日了,她被唐如锦悔婚,早就成了温家上下的笑柄。

    一场饭吃到最后,温溪泞在一众笑谈声中,拿着筷子的手都开始发抖。

    没有人在乎她的感受,在他们眼中,自己这个温坞衡的亲生女儿,甚至比不过旁支的温若。

    简直是可笑至极!

    用过饭,众人在茶亭陪着温坞衡说话。

    温溪泞站在卫生间的盥洗区,脸色泛白的抽烟。

    突然听见尖锐的咳嗽声。

    温若笑语嫣然的从不远处走来:“哟,这不是溪泞姐吗?怎么躲到这里抽烟了?”

    温溪泞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温若笑得更加灿烂,眉眼间纯然的无辜单纯:“溪泞姐这是心情不好吗?”

    明知故问,恶意挑衅罢了。

    温溪泞将香烟掐断:“你要是没有什么事,能不能不要在我跟前晃?”

    温若只是当着温溪泞的面点开了微博,那张辛甜和秦时遇的背影,拍的十成十的梦幻动人。

    温雅矜贵的男人和天真烂漫的少女,般配极了。

    “秦时遇这么低调的一个人,现如今陪着辛甜挂在热搜上,心甘情愿做她热度的跳板,”

    温若摇了摇头,语气带着感慨:“说来辛甜生得可没有溪泞姐你漂亮啊,你说为什么她却什么都不用争,就能得到你梦寐以求的一切呢?”

    温溪泞的脸色彻底冷下去:“你究竟想说什么?”

    “因为你脏。”温若脸上的笑容也不见了:“辛甜是孤女又怎么样,总比你有个出去卖的母亲要好。温溪泞,要不是我的小妹妹失踪了,怎么也轮不到你来做这个温家大小姐,你和你母亲一样,真脏。”

    温溪泞的理智,在温若侮辱自己母亲的那刻,便碎裂的一干二净。

    她几乎没有犹豫,一个巴掌甩在了温若的脸上:“闭嘴!”

    温若被打的偏过头,冷笑一声便不遑多让,一个巴掌甩了回去,言辞咄咄逼人:“我小妹妹究竟是怎么失踪的?不就是你妈搞得鬼吗?你们母女二人,真恶心。”

    “伯父,这话也不能这么说,能得到秦家的青眼,这辈子平步青云,命哪里不好了?”

    小辈姑娘看了一眼已经放下碗筷的温溪泞,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托着腮笑了,道:“我怎么忘了,表姐你的未婚夫不就是辛甜的哥哥吗?”

    温溪泞扬起眉,笑容透着点锐利:“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是我听别人说,表姐你的婚约作废,也是和辛甜脱不了干系,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温坞衡抿了一口药酒,看向小侄女明媚朝气的脸:“若若,不要乱说话,溪泞会不高兴的。”

    这个小辈姑娘,本名叫温若,今年和温溪泞一般,都是二十五岁。

    温家的女儿都漂亮,若单说容貌,温溪泞和她不过是各有千秋罢了。

    “知道了,伯父,我错啦。”温若吐吐舌头不说话了,可是温溪泞明显看见她最后看向自己时,唇间那抹挑衅的笑容。

    她紧抿着唇,忍住心中翻涌的怒气。

    温若看不起她也不是一日两日了,她被唐如锦悔婚,早就成了温家上下的笑柄。

    一场饭吃到最后,温溪泞在一众笑谈声中,拿着筷子的手都开始发抖。

    没有人在乎她的感受,在他们眼中,自己这个温坞衡的亲生女儿,甚至比不过旁支的温若。

    简直是可笑至极!

    用过饭,众人在茶亭陪着温坞衡说话。

    温溪泞站在卫生间的盥洗区,脸色泛白的抽烟。

    突然听见尖锐的咳嗽声。

    温若笑语嫣然的从不远处走来:“哟,这不是溪泞姐吗?怎么躲到这里抽烟了?”

    温溪泞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温若笑得更加灿烂,眉眼间纯然的无辜单纯:“溪泞姐这是心情不好吗?”

    明知故问,恶意挑衅罢了。

    温溪泞将香烟掐断:“你要是没有什么事,能不能不要在我跟前晃?”

    温若只是当着温溪泞的面点开了微博,那张辛甜和秦时遇的背影,拍的十成十的梦幻动人。

    温雅矜贵的男人和天真烂漫的少女,般配极了。

    “秦时遇这么低调的一个人,现如今陪着辛甜挂在热搜上,心甘情愿做她热度的跳板,”

    温若摇了摇头,语气带着感慨:“说来辛甜生得可没有溪泞姐你漂亮啊,你说为什么她却什么都不用争,就能得到你梦寐以求的一切呢?”

    温溪泞的脸色彻底冷下去:“你究竟想说什么?”

    “因为你脏。”温若脸上的笑容也不见了:“辛甜是孤女又怎么样,总比你有个出去卖的母亲要好。温溪泞,要不是我的小妹妹失踪了,怎么也轮不到你来做这个温家大小姐,你和你母亲一样,真脏。”

    温溪泞的理智,在温若侮辱自己母亲的那刻,便碎裂的一干二净。

    她几乎没有犹豫,一个巴掌甩在了温若的脸上:“闭嘴!”

    温若被打的偏过头,冷笑一声便不遑多让,一个巴掌甩了回去,言辞咄咄逼人:“我小妹妹究竟是怎么失踪的?不就是你妈搞得鬼吗?你们母女二人,真恶心。”

    “伯父,这话也不能这么说,能得到秦家的青眼,这辈子平步青云,命哪里不好了?”

    小辈姑娘看了一眼已经放下碗筷的温溪泞,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托着腮笑了,道:“我怎么忘了,表姐你的未婚夫不就是辛甜的哥哥吗?”

    温溪泞扬起眉,笑容透着点锐利:“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是我听别人说,表姐你的婚约作废,也是和辛甜脱不了干系,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温坞衡抿了一口药酒,看向小侄女明媚朝气的脸:“若若,不要乱说话,溪泞会不高兴的。”

    这个小辈姑娘,本名叫温若,今年和温溪泞一般,都是二十五岁。

    温家的女儿都漂亮,若单说容貌,温溪泞和她不过是各有千秋罢了。

    “知道了,伯父,我错啦。”温若吐吐舌头不说话了,可是温溪泞明显看见她最后看向自己时,唇间那抹挑衅的笑容。

    她紧抿着唇,忍住心中翻涌的怒气。

    温若看不起她也不是一日两日了,她被唐如锦悔婚,早就成了温家上下的笑柄。

    一场饭吃到最后,温溪泞在一众笑谈声中,拿着筷子的手都开始发抖。

    没有人在乎她的感受,在他们眼中,自己这个温坞衡的亲生女儿,甚至比不过旁支的温若。

    简直是可笑至极!

    用过饭,众人在茶亭陪着温坞衡说话。

    温溪泞站在卫生间的盥洗区,脸色泛白的抽烟。

    突然听见尖锐的咳嗽声。

    温若笑语嫣然的从不远处走来:“哟,这不是溪泞姐吗?怎么躲到这里抽烟了?”

    温溪泞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温若笑得更加灿烂,眉眼间纯然的无辜单纯:“溪泞姐这是心情不好吗?”

    明知故问,恶意挑衅罢了。

    温溪泞将香烟掐断:“你要是没有什么事,能不能不要在我跟前晃?”

    温若只是当着温溪泞的面点开了微博,那张辛甜和秦时遇的背影,拍的十成十的梦幻动人。

    温雅矜贵的男人和天真烂漫的少女,般配极了。

    “秦时遇这么低调的一个人,现如今陪着辛甜挂在热搜上,心甘情愿做她热度的跳板,”

    温若摇了摇头,语气带着感慨:“说来辛甜生得可没有溪泞姐你漂亮啊,你说为什么她却什么都不用争,就能得到你梦寐以求的一切呢?”

    温溪泞的脸色彻底冷下去:“你究竟想说什么?”

    “因为你脏。”温若脸上的笑容也不见了:“辛甜是孤女又怎么样,总比你有个出去卖的母亲要好。温溪泞,要不是我的小妹妹失踪了,怎么也轮不到你来做这个温家大小姐,你和你母亲一样,真脏。”

    温溪泞的理智,在温若侮辱自己母亲的那刻,便碎裂的一干二净。

    她几乎没有犹豫,一个巴掌甩在了温若的脸上:“闭嘴!”

    温若被打的偏过头,冷笑一声便不遑多让,一个巴掌甩了回去,言辞咄咄逼人:“我小妹妹究竟是怎么失踪的?不就是你妈搞得鬼吗?你们母女二人,真恶心。”

    “伯父,这话也不能这么说,能得到秦家的青眼,这辈子平步青云,命哪里不好了?”

    小辈姑娘看了一眼已经放下碗筷的温溪泞,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托着腮笑了,道:“我怎么忘了,表姐你的未婚夫不就是辛甜的哥哥吗?”

    温溪泞扬起眉,笑容透着点锐利:“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是我听别人说,表姐你的婚约作废,也是和辛甜脱不了干系,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温坞衡抿了一口药酒,看向小侄女明媚朝气的脸:“若若,不要乱说话,溪泞会不高兴的。”

    这个小辈姑娘,本名叫温若,今年和温溪泞一般,都是二十五岁。

    温家的女儿都漂亮,若单说容貌,温溪泞和她不过是各有千秋罢了。

    “知道了,伯父,我错啦。”温若吐吐舌头不说话了,可是温溪泞明显看见她最后看向自己时,唇间那抹挑衅的笑容。

    她紧抿着唇,忍住心中翻涌的怒气。

    温若看不起她也不是一日两日了,她被唐如锦悔婚,早就成了温家上下的笑柄。

    一场饭吃到最后,温溪泞在一众笑谈声中,拿着筷子的手都开始发抖。

    没有人在乎她的感受,在他们眼中,自己这个温坞衡的亲生女儿,甚至比不过旁支的温若。

    简直是可笑至极!

    用过饭,众人在茶亭陪着温坞衡说话。

    温溪泞站在卫生间的盥洗区,脸色泛白的抽烟。

    突然听见尖锐的咳嗽声。

    温若笑语嫣然的从不远处走来:“哟,这不是溪泞姐吗?怎么躲到这里抽烟了?”

    温溪泞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温若笑得更加灿烂,眉眼间纯然的无辜单纯:“溪泞姐这是心情不好吗?”

    明知故问,恶意挑衅罢了。

    温溪泞将香烟掐断:“你要是没有什么事,能不能不要在我跟前晃?”

    温若只是当着温溪泞的面点开了微博,那张辛甜和秦时遇的背影,拍的十成十的梦幻动人。

    温雅矜贵的男人和天真烂漫的少女,般配极了。

    “秦时遇这么低调的一个人,现如今陪着辛甜挂在热搜上,心甘情愿做她热度的跳板,”

    温若摇了摇头,语气带着感慨:“说来辛甜生得可没有溪泞姐你漂亮啊,你说为什么她却什么都不用争,就能得到你梦寐以求的一切呢?”

    温溪泞的脸色彻底冷下去:“你究竟想说什么?”

    “因为你脏。”温若脸上的笑容也不见了:“辛甜是孤女又怎么样,总比你有个出去卖的母亲要好。温溪泞,要不是我的小妹妹失踪了,怎么也轮不到你来做这个温家大小姐,你和你母亲一样,真脏。”

    温溪泞的理智,在温若侮辱自己母亲的那刻,便碎裂的一干二净。

    她几乎没有犹豫,一个巴掌甩在了温若的脸上:“闭嘴!”

    温若被打的偏过头,冷笑一声便不遑多让,一个巴掌甩了回去,言辞咄咄逼人:“我小妹妹究竟是怎么失踪的?不就是你妈搞得鬼吗?你们母女二人,真恶心。”

    “伯父,这话也不能这么说,能得到秦家的青眼,这辈子平步青云,命哪里不好了?”

    小辈姑娘看了一眼已经放下碗筷的温溪泞,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托着腮笑了,道:“我怎么忘了,表姐你的未婚夫不就是辛甜的哥哥吗?”

    温溪泞扬起眉,笑容透着点锐利:“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是我听别人说,表姐你的婚约作废,也是和辛甜脱不了干系,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温坞衡抿了一口药酒,看向小侄女明媚朝气的脸:“若若,不要乱说话,溪泞会不高兴的。”

    这个小辈姑娘,本名叫温若,今年和温溪泞一般,都是二十五岁。

    温家的女儿都漂亮,若单说容貌,温溪泞和她不过是各有千秋罢了。

    “知道了,伯父,我错啦。”温若吐吐舌头不说话了,可是温溪泞明显看见她最后看向自己时,唇间那抹挑衅的笑容。

    她紧抿着唇,忍住心中翻涌的怒气。

    温若看不起她也不是一日两日了,她被唐如锦悔婚,早就成了温家上下的笑柄。

    一场饭吃到最后,温溪泞在一众笑谈声中,拿着筷子的手都开始发抖。

    没有人在乎她的感受,在他们眼中,自己这个温坞衡的亲生女儿,甚至比不过旁支的温若。

    简直是可笑至极!

    用过饭,众人在茶亭陪着温坞衡说话。

    温溪泞站在卫生间的盥洗区,脸色泛白的抽烟。

    突然听见尖锐的咳嗽声。

    温若笑语嫣然的从不远处走来:“哟,这不是溪泞姐吗?怎么躲到这里抽烟了?”

    温溪泞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温若笑得更加灿烂,眉眼间纯然的无辜单纯:“溪泞姐这是心情不好吗?”

    明知故问,恶意挑衅罢了。

    温溪泞将香烟掐断:“你要是没有什么事,能不能不要在我跟前晃?”

    温若只是当着温溪泞的面点开了微博,那张辛甜和秦时遇的背影,拍的十成十的梦幻动人。

    温雅矜贵的男人和天真烂漫的少女,般配极了。

    “秦时遇这么低调的一个人,现如今陪着辛甜挂在热搜上,心甘情愿做她热度的跳板,”

    温若摇了摇头,语气带着感慨:“说来辛甜生得可没有溪泞姐你漂亮啊,你说为什么她却什么都不用争,就能得到你梦寐以求的一切呢?”

    温溪泞的脸色彻底冷下去:“你究竟想说什么?”

    “因为你脏。”温若脸上的笑容也不见了:“辛甜是孤女又怎么样,总比你有个出去卖的母亲要好。温溪泞,要不是我的小妹妹失踪了,怎么也轮不到你来做这个温家大小姐,你和你母亲一样,真脏。”

    温溪泞的理智,在温若侮辱自己母亲的那刻,便碎裂的一干二净。

    她几乎没有犹豫,一个巴掌甩在了温若的脸上:“闭嘴!”

    温若被打的偏过头,冷笑一声便不遑多让,一个巴掌甩了回去,言辞咄咄逼人:“我小妹妹究竟是怎么失踪的?不就是你妈搞得鬼吗?你们母女二人,真恶心。”

    “伯父,这话也不能这么说,能得到秦家的青眼,这辈子平步青云,命哪里不好了?”

    小辈姑娘看了一眼已经放下碗筷的温溪泞,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托着腮笑了,道:“我怎么忘了,表姐你的未婚夫不就是辛甜的哥哥吗?”

    温溪泞扬起眉,笑容透着点锐利:“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是我听别人说,表姐你的婚约作废,也是和辛甜脱不了干系,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温坞衡抿了一口药酒,看向小侄女明媚朝气的脸:“若若,不要乱说话,溪泞会不高兴的。”

    这个小辈姑娘,本名叫温若,今年和温溪泞一般,都是二十五岁。

    温家的女儿都漂亮,若单说容貌,温溪泞和她不过是各有千秋罢了。

    “知道了,伯父,我错啦。”温若吐吐舌头不说话了,可是温溪泞明显看见她最后看向自己时,唇间那抹挑衅的笑容。

    她紧抿着唇,忍住心中翻涌的怒气。

    温若看不起她也不是一日两日了,她被唐如锦悔婚,早就成了温家上下的笑柄。

    一场饭吃到最后,温溪泞在一众笑谈声中,拿着筷子的手都开始发抖。

    没有人在乎她的感受,在他们眼中,自己这个温坞衡的亲生女儿,甚至比不过旁支的温若。

    简直是可笑至极!

    用过饭,众人在茶亭陪着温坞衡说话。

    温溪泞站在卫生间的盥洗区,脸色泛白的抽烟。

    突然听见尖锐的咳嗽声。

    温若笑语嫣然的从不远处走来:“哟,这不是溪泞姐吗?怎么躲到这里抽烟了?”

    温溪泞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温若笑得更加灿烂,眉眼间纯然的无辜单纯:“溪泞姐这是心情不好吗?”

    明知故问,恶意挑衅罢了。

    温溪泞将香烟掐断:“你要是没有什么事,能不能不要在我跟前晃?”

    温若只是当着温溪泞的面点开了微博,那张辛甜和秦时遇的背影,拍的十成十的梦幻动人。

    温雅矜贵的男人和天真烂漫的少女,般配极了。

    “秦时遇这么低调的一个人,现如今陪着辛甜挂在热搜上,心甘情愿做她热度的跳板,”

    温若摇了摇头,语气带着感慨:“说来辛甜生得可没有溪泞姐你漂亮啊,你说为什么她却什么都不用争,就能得到你梦寐以求的一切呢?”

    温溪泞的脸色彻底冷下去:“你究竟想说什么?”

    “因为你脏。”温若脸上的笑容也不见了:“辛甜是孤女又怎么样,总比你有个出去卖的母亲要好。温溪泞,要不是我的小妹妹失踪了,怎么也轮不到你来做这个温家大小姐,你和你母亲一样,真脏。”

    温溪泞的理智,在温若侮辱自己母亲的那刻,便碎裂的一干二净。

    她几乎没有犹豫,一个巴掌甩在了温若的脸上:“闭嘴!”

    温若被打的偏过头,冷笑一声便不遑多让,一个巴掌甩了回去,言辞咄咄逼人:“我小妹妹究竟是怎么失踪的?不就是你妈搞得鬼吗?你们母女二人,真恶心。”

    “伯父,这话也不能这么说,能得到秦家的青眼,这辈子平步青云,命哪里不好了?”

    小辈姑娘看了一眼已经放下碗筷的温溪泞,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托着腮笑了,道:“我怎么忘了,表姐你的未婚夫不就是辛甜的哥哥吗?”

    温溪泞扬起眉,笑容透着点锐利:“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是我听别人说,表姐你的婚约作废,也是和辛甜脱不了干系,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温坞衡抿了一口药酒,看向小侄女明媚朝气的脸:“若若,不要乱说话,溪泞会不高兴的。”

    这个小辈姑娘,本名叫温若,今年和温溪泞一般,都是二十五岁。

    温家的女儿都漂亮,若单说容貌,温溪泞和她不过是各有千秋罢了。

    “知道了,伯父,我错啦。”温若吐吐舌头不说话了,可是温溪泞明显看见她最后看向自己时,唇间那抹挑衅的笑容。

    她紧抿着唇,忍住心中翻涌的怒气。

    温若看不起她也不是一日两日了,她被唐如锦悔婚,早就成了温家上下的笑柄。

    一场饭吃到最后,温溪泞在一众笑谈声中,拿着筷子的手都开始发抖。

    没有人在乎她的感受,在他们眼中,自己这个温坞衡的亲生女儿,甚至比不过旁支的温若。

    简直是可笑至极!

    用过饭,众人在茶亭陪着温坞衡说话。

    温溪泞站在卫生间的盥洗区,脸色泛白的抽烟。

    突然听见尖锐的咳嗽声。

    温若笑语嫣然的从不远处走来:“哟,这不是溪泞姐吗?怎么躲到这里抽烟了?”

    温溪泞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温若笑得更加灿烂,眉眼间纯然的无辜单纯:“溪泞姐这是心情不好吗?”

    明知故问,恶意挑衅罢了。

    温溪泞将香烟掐断:“你要是没有什么事,能不能不要在我跟前晃?”

    温若只是当着温溪泞的面点开了微博,那张辛甜和秦时遇的背影,拍的十成十的梦幻动人。

    温雅矜贵的男人和天真烂漫的少女,般配极了。

    “秦时遇这么低调的一个人,现如今陪着辛甜挂在热搜上,心甘情愿做她热度的跳板,”

    温若摇了摇头,语气带着感慨:“说来辛甜生得可没有溪泞姐你漂亮啊,你说为什么她却什么都不用争,就能得到你梦寐以求的一切呢?”

    温溪泞的脸色彻底冷下去:“你究竟想说什么?”

    “因为你脏。”温若脸上的笑容也不见了:“辛甜是孤女又怎么样,总比你有个出去卖的母亲要好。温溪泞,要不是我的小妹妹失踪了,怎么也轮不到你来做这个温家大小姐,你和你母亲一样,真脏。”

    温溪泞的理智,在温若侮辱自己母亲的那刻,便碎裂的一干二净。

    她几乎没有犹豫,一个巴掌甩在了温若的脸上:“闭嘴!”

    温若被打的偏过头,冷笑一声便不遑多让,一个巴掌甩了回去,言辞咄咄逼人:“我小妹妹究竟是怎么失踪的?不就是你妈搞得鬼吗?你们母女二人,真恶心。”

    “伯父,这话也不能这么说,能得到秦家的青眼,这辈子平步青云,命哪里不好了?”

    小辈姑娘看了一眼已经放下碗筷的温溪泞,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托着腮笑了,道:“我怎么忘了,表姐你的未婚夫不就是辛甜的哥哥吗?”

    温溪泞扬起眉,笑容透着点锐利:“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是我听别人说,表姐你的婚约作废,也是和辛甜脱不了干系,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温坞衡抿了一口药酒,看向小侄女明媚朝气的脸:“若若,不要乱说话,溪泞会不高兴的。”

    这个小辈姑娘,本名叫温若,今年和温溪泞一般,都是二十五岁。

    温家的女儿都漂亮,若单说容貌,温溪泞和她不过是各有千秋罢了。

    “知道了,伯父,我错啦。”温若吐吐舌头不说话了,可是温溪泞明显看见她最后看向自己时,唇间那抹挑衅的笑容。

    她紧抿着唇,忍住心中翻涌的怒气。

    温若看不起她也不是一日两日了,她被唐如锦悔婚,早就成了温家上下的笑柄。

    一场饭吃到最后,温溪泞在一众笑谈声中,拿着筷子的手都开始发抖。

    没有人在乎她的感受,在他们眼中,自己这个温坞衡的亲生女儿,甚至比不过旁支的温若。

    简直是可笑至极!

    用过饭,众人在茶亭陪着温坞衡说话。

    温溪泞站在卫生间的盥洗区,脸色泛白的抽烟。

    突然听见尖锐的咳嗽声。

    温若笑语嫣然的从不远处走来:“哟,这不是溪泞姐吗?怎么躲到这里抽烟了?”

    温溪泞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温若笑得更加灿烂,眉眼间纯然的无辜单纯:“溪泞姐这是心情不好吗?”

    明知故问,恶意挑衅罢了。

    温溪泞将香烟掐断:“你要是没有什么事,能不能不要在我跟前晃?”

    温若只是当着温溪泞的面点开了微博,那张辛甜和秦时遇的背影,拍的十成十的梦幻动人。

    温雅矜贵的男人和天真烂漫的少女,般配极了。

    “秦时遇这么低调的一个人,现如今陪着辛甜挂在热搜上,心甘情愿做她热度的跳板,”

    温若摇了摇头,语气带着感慨:“说来辛甜生得可没有溪泞姐你漂亮啊,你说为什么她却什么都不用争,就能得到你梦寐以求的一切呢?”

    温溪泞的脸色彻底冷下去:“你究竟想说什么?”

    “因为你脏。”温若脸上的笑容也不见了:“辛甜是孤女又怎么样,总比你有个出去卖的母亲要好。温溪泞,要不是我的小妹妹失踪了,怎么也轮不到你来做这个温家大小姐,你和你母亲一样,真脏。”

    温溪泞的理智,在温若侮辱自己母亲的那刻,便碎裂的一干二净。

    她几乎没有犹豫,一个巴掌甩在了温若的脸上:“闭嘴!”

    温若被打的偏过头,冷笑一声便不遑多让,一个巴掌甩了回去,言辞咄咄逼人:“我小妹妹究竟是怎么失踪的?不就是你妈搞得鬼吗?你们母女二人,真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