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跪求老祖宗好好做人 > 正文 第338章 起航赛【09】你是想谋权篡位吧?
    “他们给你催眠的事你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

    “没有。”

    江刻沉吟了下。

    他继续剥虾:“其实在我去东石市后我有一段时间总精神恍惚隔了约半年才算恢复正常。在这以前的事我记得都不太清楚。”

    墨倾狐疑:“你是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记忆不真实的?”

    “在我补完基础医学知识后。”

    “嗯?”

    江刻眼睑轻抬语气淡然:“我的工作跟医学专业关系不大但基础得有。我发现我对医学一无所知时只当我的文凭是混来的后来自学完发现我就算是混日子也不会混到这种程度。”

    墨倾觉得江刻在委婉地夸自己。

    她挑了下眉拿起手边的筷子:“你全是自学的?”

    “嗯。”

    毕竟不好让人知道他以前是个不学无术的混子。

    墨倾夹了一粒花生米:“后来呢?”

    “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后面的疑点就多了。就像我以前跟你说过的以我的年龄、资历、出身江家和emo给我的权利过大不正常。”

    “很合理……”

    话到一半墨倾见江刻将虾肉送进嘴里便等待着。

    江刻斯文地吃了。

    墨倾忙问:“感觉怎么样?”

    “不错。”江刻评价尔后问“你也试试?”

    “……不了。”

    墨倾不喜吃生食。

    绝对不碰。

    面对她的反应江刻多少有些遗憾。

    两人平静地吃着饭时不时聊上几句但都心照不宣的没有提及“江延会回来”的事。

    回去的路上墨倾觉得车里闷将车窗开了一条缝。

    冷风呼呼砸在脸上凉嗖嗖的她一点都不觉得冷。

    她将被吹乱的头发往后一拨侧首瞧着江刻问:“离开江家你有别的计划吗?”

    江刻顿了下:“搞事业。”

    墨倾有些意外随口一问:“自己创业啊?”

    “接任务提升业绩。”江刻淡声道“101部门没一个干事实的人。”

    墨倾差点把这一茬忘了。

    她拧拧眉:“老实说你是想谋权篡位吧?”

    江刻不无嘲讽地说:“就你那点权利不篡也罢。”

    “啧。”

    墨倾不屑极了。

    “101部门建立的初衷你不想查了吗?”江刻问。

    墨倾没说话。

    “虽然只要井时恢复记忆大部分事情都会得以解决可既然计划这么周密就不会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井时身上。”

    江刻继续说:“在假设井时出事的前提下他们会有别的预案101部门很明显就是那个预案。”

    这一点墨倾不置可否。

    哪怕井时没出现101部门的任务也在一步步引领着他们。

    手指抵着太阳穴墨倾说:“我没什么兴趣。”

    “是么。”江刻闲散道“我倒是挺感兴趣的。”

    墨倾头一偏看向窗外。

    天空灰蒙蒙的路边行人、建筑、绿化组建出城市的繁华面貌却墨倾瞧着却觉得冷冰冰的没一丝温度。

    良久墨倾说:“随便。”

    *

    江刻将墨倾送到门口。

    墨倾推开车门时见江刻并没有动于是问:“不进去吗?”

    “不进去了”江刻说“我回一趟家。”

    墨倾微微颔首:“哦什么时候回来?”

    “周一。”

    “行。”

    墨倾什么话也没多说回了一声后就走下了车。

    她推开院门的那一刻车子就发动了她动作一顿回头看去见到江刻的车缓缓行驶离开不消片刻就消失在视野。

    收回目光墨倾进了门。

    院子里戈卜林正蹲在药地旁照看草药。

    戈卜林见到墨倾朝她招了招手:“部长咱们第一批草药马上就能收割了这些药里有给迟时用的吧要不要找其他的药材搭配?”

    这两个月戈卜林看似就随意打理药地但草药长得非常好。

    墨倾随意扫了眼:“不要。”

    戈卜林又问了:“那什么时候用呢?”

    墨倾道:“先留着吧。”

    “你不急着给迟时用吗?”戈卜林猛地一下窜起来。

    这时天上落下了雨啪嗒啪嗒地落下戈卜林抬手遮着匆匆跑到屋檐下。

    他凑到墨倾跟前眼里闪着期待和兴奋的光:“他最近能记起来的东西越来越多了呢!”

    迟时的情况跟江刻不一样。

    迟时是病理上的失忆在墨倾针对性的治疗下迟时的记忆是有明显恢复的。

    但是迟时的记忆是碎片式的而且离得越近的越先想起来。

    没什么情报性。

    不过对于闻半岭和戈卜林来说已经算是天大的好事了。

    “他一直这么喝药也不是一回事。”墨倾进了玄关身形微微一顿。

    旋即她回头说:“我在研究新药方。等他现在的药喝完就先停一停吧。”

    “啊……好吧。”

    戈卜林有些疑惑但仍是点点头。

    毕竟对于医学他是一窍不通。

    听墨倾的就行。

    ……

    雨一直下到晚上。

    墨倾待在卧室里看书手机忽然一响墨倾立即放下了书。

    结果是戈卜林发消息让她去楼下吃饭。

    看了两秒墨倾想将手机放下但手机蓦地震动。

    是谷万万的电话。

    墨倾接了:“什么事?”

    “我的药园被毁了。”谷万万语气微沉压着怒火“你有空过来一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