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邺女帝 > 正文 第三百九十九章:商议
    纪京辞好声好气再劝:“顾神医……”

    “不去!不去!就是不去!”顾神医捂着耳朵“你再逼我你信不信我死给你看!”

    纪京辞:“……”

    不想让谢云初久等纪京辞只能先从顾神医的院子离开。

    他回来时谢云初正如曾经那般……立在桌案前为纪京辞整理桌案。

    刚踏入院门他便瞧见澄澄黄烛将谢云初挺拔纤瘦的剪影拓印在窗纱之上唇角笑意越发温软。

    “这么快过来想来未曾在谢府用晚膳吧?”纪京辞立在门口含笑望着谢云初。

    “嗯……”谢云初抬头同纪京辞露出笑容“同祖父说了一会儿话便赶过来了。”

    谢云初将桌案上的笔理好从挂在两侧的垂帷后出来一边同纪京辞往茶座旁走一边道:“明日一早便要出发时间有些紧。”

    纪京辞颔首坐下拎起红泥小炉上煮着的茶水为谢云初倒了一杯。

    “我原本想同你一起去可你若是走了七皇子的课业……若交给旁人我不放心。”

    “我也是这个意思。”谢云初觉着自己同纪京辞想到了一处笑得眼睛弯了起来“只得辛苦你留在汴京……”

    谢云初从袖中拿出自己刚在马车上写的关于七皇子授课情况的单子。

    “我已经同七皇子讲到土地改制这里七皇子有些想法很不错原本……我是打算抽时间带七皇子去田间地头走一走同那些农户聊一聊农户靠土地吃饭有些事情比我们这些身处朝堂之人更为清楚。”谢云初将写满的纸张推至纪京辞面前“剩下的我们之前都商讨过只能辛苦阿辞教导七皇子了。”

    纪京辞幽邃温存的眸望着已经将离开之事安排妥当正精神奕奕同他交代之后事宜的谢云初伸手握住谢云初微凉的手手指摩挲着她的虎口缓声问:“今日在大殿之上怕吗?”

    谢云初一怔点了点头缓声开口道:“是怕的但……越害怕我反到越是冷静我想到了最坏的结果便是强行被拖到后殿验明正身那……我会同皇帝请求让皇帝身边的高公公同我一起入后殿。”

    “你之前说过高公公是萧知宴的人。”

    谢云初颔首:“所以皇帝说让高公公同我入后殿验明正身时我便松了一口气!”

    若是最后没办法到了后殿谢云初大可用这个要挟高公公……

    只要将高公公是萧知宴的人抖出来高公公活不成不说皇帝本就厌恶萧知宴……见萧知宴手伸的如此长难保不会痛下杀手。

    谢云初清楚这一点高公公陪伴皇帝多年更清楚。

    谢云初自认她这条命和萧知宴还有高公公的命相比高公公恐怕更愿意拿住谢云初一个把柄然后按兵不动。

    萧知宴那里……

    既然他说了云昭不希望她死能舍命相救就更不会将她置于死地。

    自然若今日她宁愿威胁高公公都不脱衣必定会让萧知宴怀疑她也必须对萧知宴有所防备。

    以免……有朝一日云昭希望她死萧知宴来取她的命。

    “好在今日大殿之上到底是平安渡过了这场风波。”谢云初笑着道。

    瞧着云初如今这从容自若的样子与前世判若两人纪京辞为她高兴也欣慰……

    因她本就应当是这样凡事成竹在胸。

    越紧迫越害怕便越是冷静这是上一世纪京辞便在她身上发现的品质。

    此生在还不知道她就是云初时纪京辞也正是在谢六郎的身上发现了治国之才和这样的品质才想收谢六郎为徒的。

    “我前往茂州也算是避开漩涡三皇子暂时胜了一筹也不会揪着我不放况且我去茂州也有好处……”谢云初抬头望着纪京辞目光熠熠“皇帝现在等的不过就是萧五郎表露出想要储位的念头将我放去茂州皇帝接下来定然也会有所行动设法说动萧五郎恐怕也会给我秘旨让我劝萧五郎夺储。”

    纪京辞点头。

    “若是能见到萧五郎我会尽力劝说萧五郎支持七皇子……”谢云初一边想一边道“只是萧知宴有意夺嫡萧五郎又一贯听从萧知宴的……”

    见谢云初皱着眉头纪京辞抬手轻抚谢云初的眉心。

    谢云初抬头望着纪京辞:“嗯?”

    “萧五郎性子纯真了些但不蠢。”纪京辞语声温润“平日里他与七皇子关系也很好若你坦诚同萧五郎说明白萧五郎会有自己的法子去试……看到底谁更适合成为大邺的皇帝。毕竟现在七皇子也并未表露有夺嫡之心。”

    青锋带人端着膳食刚到门口就瞧见纪京辞与谢云初两人坐的极近还拉着手说话忙转身让其他人止步。

    听到门口动静谢云初轻咳一声同纪京辞拉开距离。

    青锋进门:“主子您与六郎在哪里用膳?”

    “就在此处吧!不用分桌……”纪京辞看了眼谢云初“我与六郎有事商议。”

    “是!”

    青锋转身让仆从将两人的餐食放下退了出去贴心替两人将门关上。

    青锋现在是越来越看不透纪京辞和谢六郎的关系名义上是师徒可就是哪里怪怪的……

    毕竟青锋可没有见过纪京辞对其他弟子如此关切还拉手说话。

    若说自家主子改了性子喜欢男子却又从不见谢六郎留宿。

    青锋摇了摇头想不通不想了……还是去盯着顾神医给谢六郎收拾要用的药和药方千万别让顾神医在其中使坏如此主子也能安心一些。

    纪京辞瞧着谢云初用膳时似也在想着什么眼底有笑正要劝谢云初好生用膳便觉心口翻江倒海般撕扯疼痛。

    他猛地扣住桌几边缘沉住气手背青筋爆起做出一副镇定的模样起身同谢云初道:“你明日一早出发走的急我去顾神医那里瞧瞧看他准备好了没有你等等我。”